Return to site

以祝福化礙為愛

“如果你上電視求助,那你就接著也會看到我的臉出現。”女兒們嚴肅說道。

多麼決裂的說辭,使得婦人原本可以諸多援助管道,減輕先生重病負擔,卻局限於孩子的顏面,而有苦不能說。

沒有人知道這年輕臉龐背後,有著背著沉重經濟負擔的媽媽,還有媽媽努力賺來貼補她們學費的辛勞,加上同時還要賺取生活費的勞心勞力。很多時候,媽媽和弟弟兩人為了省錢,只能吃即食面。

直到考試交不出費用,媽媽只能厚著臉皮走上校務處,又礙於孩子的顏面,遮遮掩掩的……苦就像那硬被媽媽留在眼眶裡的淚珠,最後竟然硬生生給忍住,就是掉不下,因為,要顧及孩子的顏面。

年輕的她們,擁有一個比任何人更需要大學的援助的家庭,但她們為了面子,把這些援助讓給更有需要的人,只是,她們其實才是最需要的人。

我不知道面子值多少錢,但我能同理年輕人的心理,畢竟當年媽媽需要援助時,我硬是為了幫媽媽換個環境,期待能換個心情,心情換了,但我需要很多的援助,才能成功。所以會有住宿等問題,特別是交通,得求助很多很多人。我也很愛面子,所以除非我感覺到對方真的是甘願來協助,不然我真的再苦都不求人,所以,我來來去去只會硬著頭皮找幾個人求助。我其實,跟她們一樣愛面子,但我知道,花無千日紅,人無千日好,有一天,別人需要我時,我還是可以去幫助更多的人,用我自己的方式。所以,我釋懷,我去同理,但,這個個案裡的孩子,畢竟太年輕,更不懂得如何去同理媽媽的辛勞。

媽媽沒辦法,透過很多管道,都得不到回應,最後透過其他病友,知道慈濟曾幫助過對方,於是,坐teksi來找慈濟求助,過後,為了省錢,竟然從慈濟走回她的家,足足走了大約45分鐘。

我忍不住在思考,那條走回去的路上,她到底在想什麼?

媽媽生病後,我常常在走回家的路上,想很多,那是一條身心俱疲的考驗路,但走過了那條路,我用那些在路上給我一點光,讓我tumpang一程的親朋戚友們那裡,得到很大的力量,得以繼續努力的分享小小的幸福。

慈濟志工在幾天內,就將她最迫切需要的物資,給搬進她家裡,我看著玉蘭師姑調教出來的“徒弟”,跟她用一樣的同理,去協調,去同理,甚至是地蓆的顏色,都去拍下來,讓這個家庭挑選他們喜歡的顏色。

我不知道來自不同皮膚,不同種族,不同宗教的愛,能不能化解障礙,但那個當下,我很感動。這就是馬來西亞,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?還亂不夠嗎?還是愛不夠?

我想,是我們愛不夠,我們都是有故事的人,而我希望我們留給下一代的故事,充滿跨越宗教,種族,膚色,故事裡,有滿滿的愛。

祝福馬來西亞,它在我的記憶力,永遠是擁有是擁有溫暖故事的美好國家。期待每個馬來西亞人,都用祝福,化解一個又一個的惡念,用您的一善,破千災。善?惡?不過就在這一念而已。

All Posts
×

Almost done…

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. 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!

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