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turn to site

馬來西亞,不同宗教,不同種族,卻和睦共處

這是一個馬來西亞,不同宗教,不同種族,卻和睦共處。
一位中年馬來阿姨,右手的瘻管已經無法使用,左手被也許經驗比較不足的醫護,給處理到滿手是淤青。罹患腎病的無奈和悲痛,似乎也已經忍到極限,忍不住在我們面前流淚。我們允許她的情緒抒發,大多時候,大家到醫院來探病,總是會說別哭,堅強……但眼淚需要出口,悲傷藏久了會變成一發不可收拾的悲傷海嘯,屆時任誰也無法阻止更多的病痛,更大的傷害蔓延。
我說,好好跟您的阿拉祈禱,阿拉會這麼做,總有他要您學習的地方。馬來朋友對宗教的虔誠,讓他們很容易對任何發生在他們身上的考驗甘願,這份甘願,也讓他們很容易釋懷和擁抱希望。末了,我說快樂也是一天,不快樂也一天,不如我們天天快樂,讓細胞更健康,她笑得無比燦爛,那種發自內心的喜悅,在病苦中擁抱著希望的臉龐,煞是美麗。
轉一個角度,另一個華裔阿姨,同樣是腎病病友,由先生推著她驅趕寂寞。“寂寞”,因為在醫院,無法趴趴走,看著她時髦的髮型和塗滿艷紅的指甲,可見她是個熱情開朗而又愛走走跳跳的阿姨。只是腎病奪走了很多的快樂,但在病苦中,仍然有老實寡言的先生陪在身邊不離不棄,她深情說”他是難得的好老公“。
兩人從年少就一直門戶相對,緣分也就這樣門當戶對的鏈接。只是疾病來的如何猖狂,她只能等著上帝對她做最好的安排。
我說,上帝一定會給你最好的安排,記得要好好祈禱。她點點頭,一切都交由上帝。
我撫著她的背,像跟媽媽在說話一樣。忽然覺得今晚好美,我們遊走在不同的宗教間,秉持著感恩與尊重,讓愛在病苦中,慢慢的蔓延開去,雖然我們能做的微不足道,但一點一滴的愛,微足可短暫的讓遺忘了他們的悲苦。
和平,也許就是藉由一點一滴微不足道的善,而慢慢累積而成……

All Posts
×

Almost done…

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. 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!

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