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爸爸,祝福你快點好起來,牽著我和三個孩子的手,繼續走下去……”我們輕輕的唱了生日歌,然後我請大家人人給他一句祝福,而這是太太對他說的話。

馬六甲中央醫院的特殊病房內,聚集了男人的哥哥一家三口,還有太太和弟媳,以及他的同學們。裡面就只有一個陌生人,那就是我。我是受男人的同學,一位慈濟志工之託,前去探望慰問。

我唯一知道的是才43歲的他,六年前開始頭疼,六年後,被發現罹患腦瘤,經過兩次手術後,就沒有再醒過來,咬著呼吸器,沉沉睡著。聽說醫師宣判他腦死,我其實不太了解腦死是怎麼回事,但我聽說,人要離開世間前,最後一個關閉的感官是聽覺。如果他還在呼吸,那麼他一定能夠聽見我們的聲音。

我知道沒有人能決定放手,因為大家都太習慣擁有,偏偏在擁有時,可能都不盡珍惜。人,好像就是一個這麼矛盾的動物。我彷佛覺得,這個病床上,有很多的念頭的絲線,特別是生與死,在拼命拉扯,思念和不捨又在糾葛不清。

我很感恩上人和媽媽用生命教會我,如果盡力了,那就要一起隨緣放下。有時候,你看癌症無情,但其實它最多情,允許我們有段可以說再見,道感恩,話長情,再一起相處的最後時光。

其實我不知道能做什麼,只是隨著緣分,順著心念,分享生命,這時我忽然就想到,上人要我們多用心,就是在對的時候,說對的話,做對的事……

證嚴上人在《三十七道品》裡引用《汉書·贾誼傳》裡的:“取舍之极定于内,而安危之萌应于外矣。”這兩句話,說的就是如何善用我們的心念,由內而形於外。如果我們平時都不做好用心的準備,那麼在任何考驗現前時,絕對會潰不成軍,一敗塗地,我在慈濟學習的,正是這門心法,只是修煉不佳,所以才會十年都磨不成一劍,倒是被自己磨到很慘。然而,我還是膽粗粗的,去努力的分享所學。

他們第一件請問我的就是,沒有被縫合的頭蓋骨,怎麼處理?我很愛看《Bones》,也參與過正在鋸頭蓋骨的病理解剖,但我對骨頭沒研究,所以承諾會諮詢專業意見,安家屬的心。(後來醫師跟我說,記得收好,在他往生後放進棺木裡,我決定先說“記得收好就好”。)

“晚上好睡嗎?”
“不好。”
“怎麼啦?是不是……”
“……因為擔心會失去他……”
“那……我們一起來把失去的念頭,轉為祝福,好不好?”
太太堅強地點點頭。那是一個很努力堅強著的小女人。
(後來我還是很狠心的把她弄紅了眼,讓她適度放鬆,只是我自己也差點哭了。)

觀察四周,發現男人的生日原來剛過,太太有點悲傷的說,“昨天我已經有為他唱生日歌了。”那是什麼心情呢?於是請大家一起再來為男人唱生日歌,給他最誠摯的祝福。(每個人都祝福他快點好起來,我們則祝福他輕安自在。)

離開前,太太分享著大兒子為爸爸茹素,誦經,還請8歲和6歲的弟弟們,也一起做的小小安慰。後來我聽叔叔說,那是一個有些自閉的孩子,是什麼能讓一位12歲的孩子,在一夜之間長大呢?

是不是,被死亡威迫時,人才不敢浪費一點時間,拼命的發揮無限的可能呢?

人生很苦很苦,但這些苦,其實不斷的在滋長著這世的靈魂,累積一些我們看不見的智慧,只有這些,我們才帶著走。

祝福你。

All Posts
×

Almost done…

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. 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!

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